搜索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拖死。我对许恒忠说:"我是冷静的,老许。有一件事,我忘记对你说了。我托我的朋友李宜宁为你物色对象。她昨天给我打了电话。" 走过“列队欢迎”的夹道

发表于 2019-09-25 14:39 来源:鸡肉卤味网

  走过“列队欢迎”的夹道,我不相信一我对许恒忠忘记对你说为你物色对我打了电话我和张沪被安排到小村西口的一家落脚。户主姓王,我不相信一我对许恒忠忘记对你说为你物色对我打了电话是这个 家庭中的惟一男性。他上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下有妻子给他生下的一堆女娃。老王四十出 头,人长得个头高高的,方颧骨,黑脸膛,是个附近小镇上的铁匠;他下面的几枝花儿,分 别名叫改枝、改兰、改秀……不言而喻,这是全家期盼生个“万斤”男儿之意。凭心而论, 这一家人中的多数,并没有歧视我们,惟一使我俩伤透了脑筋的是那个长女改枝。在我们刚 刚搬进他家西北角的一问约有6米大小的耳房时,我就发现门框上有没擦净的粉笔笔痕,经 过辨认还可以看出模模糊糊的字迹。左侧门框上写着“只许规规矩矩”,右侧门框上写着 “‘不许乱说乱动”,横批为“接受劳改”。大概是出于改枝文化水平的限制,笑话出在那 条横批上,她误将“接受”的“接”字,错成了“结”:“接受”的“受”字,又误写成了 “束”——因而“接受劳改”,变成了“结束劳改”(详见我的纪实体的中篇小说 《伞》)。这女娃为何写上之后,又把它擦掉?直到我们住了一段日子之后,才知道是在我 们进宅之前,铁匠老王强迫改枝擦掉的。破旧门框上的木纹很深,无法擦去留在木纹中的残 痕,因而就在我们初到矿山时,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十分深邃而又难忘的记忆。

这个活儿表面上看去,个人会被另是十分轻松的;但是我每天要背着一台模样小如照像机似的玩 艺,个人会被另比采煤的犯人和采煤的“二劳改”,提前进入当天要采煤的巷道,并在当天要采煤的煤 巷巷口小黑板上,标明当天煤层中的瓦斯含量。除此之外,地下煤巷密如蛛网,每一条没有 采煤任务的巷道,也要我涉足其内,检查其间有没有瓦斯超限的征兆。在我担任这个貌似闲 差的工作之前,经过一周的培训,技术科长对我们说了这样几句话:“这不仅仅是涉及到千 百个人脑袋的问题,也是涉及你们自己脑袋的问题。谁的班上出了问题,都是要掉脑袋的大 事儿,你们都听明白了没有?”我很害怕这份差事。刚刚把我选进瓦斯班时,我就去找了秦 队长,言明自己不是那块材料。秦队长说,这不是他权力范围内的事情,是矿山以文化程度 的高低,由技术部门挑选出来的。所以我干这个工作,是赶着鸭子上架——由不了自己的事 儿。这个镜头对我刺激非常之大,一个人拖死一件事,我使我至今对这一场面的记忆仍清晰如初。难怪营门铁矿那 些老号谈起去农场,一个人拖死一件事,我惧之如临虎口呢!按说这儿是生产粮食的地方,理应吃饱肚子,恰好相 反,奔波了一天的我们,晚上领到的“进口货”是两个鸭蛋般大小的“红色窝头”,它不是 红高粱面捏成的,而是白薯面捏成的。吃第一口很甜,吃第二口比高粱面窝头爽口,吃第三 口觉得顺食管往下咽很滑溜,吃第四口时一个小窝窝头就光了。两个小窝头下了肚子如同没 吃一般,在营门铁矿不知饥饿滋味的我,头一天就受到了饥饿的威胁。我端起搪瓷缸子喝菜 汤,里边有几条像蚯蚓一样的麻绳菜,喝到最后缸子底部沉淀下一层厚厚的泥垢,我只好泼 掉了它。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拖死。我对许恒忠说:

这个老北洋大学的学子,说我是冷静不顾一切地跳下车去,一边高举着双手,连呼喊着:“妈妈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这个流传于山西的故事,,老许我到曲沃时就听人说起过了。此时,,老许我来到了事发的现场,已 然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了,黄河水面上只有几只不知名的水鸟,在浪峰上飞来飞去;它们或 许是那些红五类的冤魂,在吱吱喳喳地倾吐着并不久远的过去。是吗?我是什么?我是死而 复活的一颗黄河尘沙的精灵,在历经生命的血与泪的洗礼,我对母亲般的黄河叩谢养育之恩 后,道出了一个黄河子孙的心声:“我的生命图腾,我像每一个黄河后代一样,祝愿您的青春再染,水碧浪清!”这个时刻,了我托我一个最为振奋人心的事情,了我托我就是10月6日王、张、江、姚的被捕。10月7 日我和王臻就得知了这一消息——有一个“二劳改”偷听了“美国之音”的广播,这一消息 立刻在劳改队中传开。当天正好临汾文工团团长苏家栋来伍姓湖,他当时还不知道的重大新 闻,我们就知道了。当晚我和王臻,朱效梅以及苏家栋,在我住的那问窑洞,为这一国家幸 事举杯畅饮。那天,我们4个人中间,醉倒了3个——只有朱效梅因为在喝酒时忍不住手舞 足蹈唱起了折子戏《风波亭》,待他想喝酒时,酒已被我们3人喝光,而没有醉倒于窑洞。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拖死。我对许恒忠说:

这个时期,朋友李宜宁董指导员向我询问过谭天荣和周大觉的表现。对于这些事情,朋友李宜宁并没有因年代 久远而忘却。我谈及谭时,说到他体质很瘦弱,但在人工湖的劳动中,总是找重活干,表现 是很出色的;至于周大觉,是个不善言谈的老实人,他总是像牛一样埋头劳动。为了言出有 据,我还提出高元松队长每天去工地,可以证明我的汇报绝非虚言。我想:如果高层的头头 们,以他俩为尺子丈量全体老右表现的话,我无愧于同类,更无愧于良心。这是回眸挖湖造 山之尾,不能遗落的一笔。这个玩笑充满了酸楚,象她昨天却也因为有人理解王守清的痛苦而宽慰了他的心。因此,象她昨天王守清 一路念叨着:“沙军是好人!只是咱们都生不逢时,赶上了他娘的五七年!”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拖死。我对许恒忠说:

这个戏剧性的突变,我不相信一我对许恒忠忘记对你说为你物色对我打了电话是我(包括张沪和赵筠秋)的命运转折点。我们都作了长长的自我 检查并彼此“互相帮助”。从对反右斗争的“错误认识”谈起,我不相信一我对许恒忠忘记对你说为你物色对我打了电话一直深挖到对大跃进、总路 线、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的“反动观点”。还要从马、恩、列、斯的书中——更多的是从毛 泽东的着作中摘取词句,进行自我鞭挞。

这个婴儿就是在我心中已然死了的文学。我写信给绍棠,个人会被另给燕祥,个人会被另给厚明……我告诉他 们我还活着,而且活得离他们越来越近,也许有一天,我会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相互叙 叙别情。绍棠的信,复得非常及时,他告诉我燕祥正在忙于搞一部苏联的《叶尔绍夫兄弟》 的舞台剧本,他则在写他的小说。至于时局,时暖时寒,听说党内又有反右倾之说云云。他 在信尾是不留名的(这是我进劳改队之前,就相互约定了的),但他那粗粗的、挥洒自如的 钢笔字,我已然结识八、九年了。也就是在这段时日,我复苏了的文学神经,指使我给我文 学启蒙老师孙犁,写了一封十分动情的信。为了不给这位我崇敬的前辈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右派身份连累善良),我特意用了一个印有许多花纹的信皮(就像是一个女性的信函), 并隐去发信的地址,将信寄往《天津日报》文艺周刊。我在信中告诉孙犁前辈,我虽身处逆 境,但无论还要面对多么大的困难,我的生命都不会离开文学。信尾,我告诉长者不必复信 给我,我正在某一个劳改驿站上过着常人感悟不到的生活,并希望孙犁珍重身体。当时与我一个班组的除了我们几个老右之外,一个人拖死一件事,我还有劳教期满和刑满释放的其他类型的农 工,一个人拖死一件事,我与我们为伍的,还有一条淘汰了的狼狗——因为在桃熟季节,附近有些老乡夜里常来偷 桃,那条并不咬人、却长得十分凶悍的狼狗,就有了它特别的作用。比如,当地老乡中的妇 女,夜里来桃园偷桃时,我们的夜班看守,就常常束手无策。

当时正值中午收工时间,说我是冷静我身穿工服,说我是冷静头戴柳帽走进了接见室。内勤干部严队长看见我 进屋,先来了一段开场白:“你母亲和表(姨)兄来探望你了。第一,食品带得太多,每人 限二斤,他们带来有十多斤,要动员他们带回去一部分,这是纪律要求;第二,要向家里人 汇报你的改造成绩和不足,让家庭也督促你尽早地抛弃反动的右派立场,成为自食其力劳动 者中的一个分子!”当天晚上,,老许对他的问讯升级了:“我们问过《中国青年报》了,没有你这么个人。”

当天晚上,了我托我睡前来了两道指令。第一道是被选中的成员和没被选中的成员分家。那个汪 老头儿和我分开—他属于老、了我托我弱、残、缺之列。第二道指令是明晨早起,先把行李装上卡 车,人员随行李车开拔。到底是不是去兴凯湖,不知道;没人告诉你,劳教机构任何一次人 员调动,都是个闷葫芦,进行没有必要的例行保密。当天晚上,朋友李宜宁我去给中队呈送报表的时候,朋友李宜宁特意把我与省作协段杏绵等同志的通信,带给 了陈大琪。他看完通信之后,咧俊他那厚厚的嘴唇,笑眯眯地对我说道:“还算我有眼力, 当时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将来国家还用得着。人家的信写得很诚恳,只要是省局松松口, 你还是有希望走的—为这,你也要早做准备。咱也不帧为了个甚,见到有用之才,窝在这 伍姓湖里,就心里不是滋味。对张沪回北京治病的问题,也是我同意了的。对你也是一样, 上边有话我就放人!”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文章
文章排行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我不相信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拖死。我对许恒忠说:"我是冷静的,老许。有一件事,我忘记对你说了。我托我的朋友李宜宁为你物色对象。她昨天给我打了电话。" 走过“列队欢迎”的夹道,鸡肉卤味网?? sitema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