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你在现实中看到共产主义了吗?"许恒忠讥消地问。 你在现实中我感到眼皮沉重

发表于 2019-09-25 05:36 来源:鸡肉卤味网

  第二天上午,你在现实中我感到眼皮沉重,你在现实中拉着满满一车鸡粪往养猪场那边走去。刚刚拐到枪炮场旁边的小路上,就听到后边有人叫停。回头看,见那个女右派乔其莎,轻快地跑过来。她冷淡地说:“场长让我帮你拉车。”我说:“你在后边推吧,我在前边拉。”小路狭窄,双轮车的轮子经常地陷在路上松软的泥土里。每逢这种情况,我便调转身体,双手紧握车把,后仰着身体,把沉重的车子拖上来。她也非常卖力地推着。每当车子挣扎上来,我转过身去之前,她便望我一眼。她的黑得怪异的眼、长长的白鼻子、唇上的汗毛、线条优美的下巴和那种充满暗示的神情,逼着我把她与昨天晚上那只偷鸡的狐狸联系在一起。我头脑中有一块黑暗的区域正在被她的眼神照亮。从鸡场到猪场,有五里多路。中间要经过蔬菜专业队的化粪池。霍老师挑着粪桶过来了。霍丽娜细弱的腰在沉重的粪桶的压迫下,仿佛随时都会折断。在猪场,教过我音乐课的纪琼枝纪老师,负责接受我们拉去的鲜鸡粪,她把这些酸溜溜臭哄哄的东西掺到猪饲料里。

司马粮面对着老处女沙枣花的身体油嘴滑舌地说:看到共产主“奇怪奇怪真奇怪,看到共产主你他妈的还真是处女。”嘴上虽然尖酸刻薄,但两滴泪水却在眼眶里了。沙枣花幸福地躺在地毯上,像死人似的她的身体,她的眼睛却湿漉漉地、痴迷地盯着司马粮。一股陈年枕头瓤子的酸臭味充溢房间,他看到沙枣花的身体顷刻间便布满的皱纹,一片片铜钱般大的老年斑也从她白皙的皮肤上洇出来。正当司马粮惊讶不已时,市茂腔剧团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演员推开门走了进来。如果没有这大肚子,义了吗许恒她的身体的确很好,可以用亭亭玉立来形容。现在她板着嘴,嘴唇乌紫,双腮上几块蝴蝶斑,好像硬贴上去的一样。

  

忠讥消地问“你是谁?”司马粮冷冷地问。女演员哇地一声哭了。坐在地毯上哭,你在现实中双手拍打着肚子:“你要负责,你弄大了我的肚子。”司马粮翻开记事簿,看到共产主查到了与这个女演员有关的记录:看到共产主夜,招茂腔剧团女演员丁某陪床,事毕,发现避孕套破。他合上簿子,骂道:“妈的,产品质量低劣,实在害死人!”

  

他不由分说,义了吗许恒拉着女演员的胳膊走出房间。女演员挣扎着说:义了吗许恒“你拉我去哪?我哪里也不去,我已经没脸见人!”他捏住女演员的下巴,阴森森地说:“乖乖的,没你的亏吃!”女演员被他的威严震摄住了。这时他听到沙枣花喑哑地呼唤着他:“马粮哥呀,你不要走呀……”司马粮招招手,忠讥消地问一辆出租车像桔黄色的甲虫滑过来。穿红衣戴黄帽的饭店门童替他拉开车门,他一把将女演员推进去。

  

“先生,你在现实中去哪?”司机僵着脖子问。

看到共产主“消费者协会。”司马粮说。为了避免麻烦,义了吗许恒母亲率我们从村前的小路绕过去。小路被车轮压翻了,义了吗许恒我们的车子行走困难。母亲支起车子,从车把上摘下油壶,用一根鹅毛蘸着油,往车轴和轴碗的缝隙里滴注。她的手肿胀得像高粱面饼子一样。“到小树林那边,我们就歇息。”给车轴加好油后,母亲说。鲁胜利、大哑和二哑,这三个乘客,多日来养成了一声不吭的习惯,他们知道坐车是可鄙的,是不劳而走,没脸吭气。注过油的车轴响声流利,能传出很远。路边地里,立着一些枝叶枯干、七倒八断的高粱。高梁的黑穗子上生长过芽苗,有的还苍老地擎着,有的贴在地皮上。

走近小树林,忠讥消地问我们才发现,忠讥消地问这里隐藏着一个炮兵阵地。几十根粗壮的炮筒子,像老鳖伸出的脖子。炮筒上绑着树枝,炮的胶皮大轮子,深深地陷在地里。炮的后边,是一大排木箱子,有的箱子撬开了,露出一个紧挨着一个、显得分外娇贵的黄铜壳大炮弹。炮兵们头上戴着用松树枝扎成的帽子,蹲在树林边缘上,用搪瓷缸子喝水;也有几个站着喝的。士兵们后边,垒起一个土灶,灶上架着一口铸着铁耳朵的大锅。锅里煮着马肉,为什么说是马肉呢?因为有一条带着蹄子的马腿从锅里伸出来,斜指着天,马足腕处的距毛很长,像山羊的胡须,马蹄上月牙型的蹄铁闪闪发光。—个伙夫,把一根松木塞到灶膛里。炊烟如树,直钻到天上去。锅里水声沸腾,冲激得那条可怜的马脚颤抖不止。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跑过来,你在现实中善意地劝我们回去。母亲用冷傲的态度拒绝了他。母亲说:你在现实中“老总,如果您硬逼着俺们回去,俺们也只能回去,另外绕一条路。”“难道你们不怕死吗?”那人无奈地说,“不怕被炮弹炸碎吗?我们这些重炮弹,能把大松树拦腰斩断。”“到了这个地步,”母亲说,“不是我们怕死,而是死怕我们了。”那人闪到一边,说:“我拦住你们,是因为我爱管闲事,好了,你们走吧。”

我们终于行走在白色盐碱荒原的边缘上了。在与荒原相接的起伏不定的沙丘上,看到共产主蝗虫一样的士兵改变了灰白色沙丘的颜色,看到共产主有一些像兔子一样的小马,拖着滚滚的烟尘,在两座沙丘之间,飞快地跑动着。大概有几百根炊烟,在沙丘之间笔直地竖起,升到被阳光照耀得灿烂夺目的高空,才扩散成絮状,缓慢地连成一片。而我们面前的白色荒原,像一个银色的海,只能望进去一箭远,便被刺人的亮色挡住了视线。我们别无选择,只有跟着母亲前行。更准确地说是跟着上官来弟前行。在这次刻骨铭心的旅行中,上官来弟如一头任劳任怨的毛驴一直拉着车子,并且她还能用沉重的大枪熟练地发射子弹,保卫了我们的宿营地。我感到她可亲可敬,她过去的一切,无论是装疯还是卖傻,都是她英雄浪漫曲里不可缺少的响亮的音符。我们渐渐深入了荒原,义了吗许恒那条被踩翻的路泥泞不堪,义了吗许恒比路外的碱地还要难走。我们走在碱地上,尚未融完的雪一片一片的,像瘌痢头一样,而那些稀疏的枯黄菅草,就形同癞痢头上的毛发。尽管好像危机四伏,但百灵鸟儿照样在晴空里鸣叫,一群群草黄色的野兔子,摆开一条弧形的散兵线,发出“哇哇”的叫声,向一只白毛老狐狸发起了进攻,兔子们一定是苦大仇深,进攻时勇往直前。一群面目清秀的野羊,跟在兔子们后边,跑跑停停,搞不清是助战呢还是看热闹。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你在现实中看到共产主义了吗?"许恒忠讥消地问。 你在现实中我感到眼皮沉重,鸡肉卤味网?? sitemap

回顶部